20人台湾软体公司,在全世界烙下印记——专访CloudMos

2020-06-05作者:
20人台湾软体公司,在全世界烙下印记——专访CloudMos

2005 年,麻省理工学院与台湾工研院创意中心共同发起「OLPC」计画,希望以成本不到 100 美金的笔记型电脑,提供开发中国家儿童接触数位世界的机会。

不过,这台立意良善的低价电脑,却跑不动浏览器。

20人台湾软体公司,在全世界烙下印记——专访CloudMos
CloudMosa 创办人沈修平博士

4 年后,沈修平卸下长达七年的 Google 光环,在美国设立 CloudMosa,返台招兵买马。为了实现「降低数位鸿沟」的理想,他希望将 PC 时代为人们打开视野的浏览器,搬到行动崛起的年代。

收费是让失败提早发生
20人台湾软体公司,在全世界烙下印记——专访CloudMos
Puffin Browser 的 海鹦 图标

隔年,他领着台北办公室 10 人团队打造出 Puffin Browser,从 0.99 美金一路涨到 3.99 美金。「收费 makes perfect sense!」他说,一方面使用者付费,一方面对新创公司来说最重要的就是「快速失败」,检验产品是否符合需求,没有什幺方法比直接测试使用者是否愿意掏钱来得準确。

内有装置内建浏览器 Safari、Chrome 环伺,外有 Firefox、Opera Mini、海豚浏览器竞争,但因跑得快又省下巨大流量,掳获行动使用者的心,短短五个月,CloudMosa 达成损益两平,初步证明他们的赌注是正确的。在使用者扩大到一定规模后,他们推出有广告的免费版,快速增加使用族群。如今 Puffin Browser 已有 3600 万使用者、330 万人买单。

无论外界再怎幺变化,浏览器都将「Here to stay」

浏览器是个古老的应用程式,在桌面电脑时期耀眼无比,网景、IE、Firefox、Chrome 的战火永远是热门话题,2011 年 Google 甚至推出以 Chrome 为核心的 Chromebook,重要性不言可谕。不过,行动崛起后,app 百家争鸣,遮蔽了浏览器的光芒。

近日 Facebook、Google 相继发表 Instant Article 与 AMP 专案等解决方案,Google 更开始「串流」app,Android 使用者可以直接在浏览器中读取 app。这些策略一方面显示行动浏览体验真的太糟糕了,一方面也暴露出人们根本不需要安装这幺多 app 的事实。不过毕竟这些方法都需第三方配合,发展快不起来,也难以应用到以前的内容,沈修平认为,强大的浏览器才能毕其功于一役,「别人不用动,我来动就好了」。

他也相信,无论科技再怎幺潮起潮落,浏览器一定都将「Here to stay」。虽不起眼,却是人们探索世界历久不衰、不可或缺的工具,「让子弹飞一会儿」,到时就会见真章。

不过,就是因为宛如空气、水一般,儘管人人离不开它,但浏览器的确存在感不高。上个月 CloudMosa 推出了 Facebook 专属的浏览器 。也许有点像 Twitch 共同创办人 Kevin Lin 访台时曾说「做平台要从垂直领域切入,做大之后才开枝散叶」,他们从佔用人们最多时间的 Facebook 反攻,希望将已经对速度与低流量上瘾的使用者,导回可以连结所有事物的浏览器本体;更重要的是宣示「行动浏览器的架构与技术是正确的」。

只雇用年薪百万者,找「有眼光」的人
20人台湾软体公司,在全世界烙下印记——专访CloudMos
左起 CloudMosa 蔡秉谚、技术长张澍元、业务经理 Justine Hsiao

踏入 CloudMosa 办公室,素朴得与一般中小企业办公室无异,新创公司最讨厌的隔板无碍员工向心力,当天同时受访的技术长张澍元、工程师蔡秉谚以及业务经理 Justine Hsiao 言谈中都不时流露他们对工作的热忱,而这正因在美国的沈修平给他们极大的自由。

这里完全施行自我管理,没有死线这种设定,蔡秉谚说,设了 deadline 就有了怠惰的理由,「有谁是真的如期完成的吗?」遇有需要合作的专案,每个人都需要「说服」别人,连沈修平自己也不例外,张澍元笑说「虽然大部分都是修平成功说服我们,但是我也不是没有成功过」。

20人台湾软体公司,在全世界烙下印记——专访CloudMos
办公室一景

两三个月才回台湾一次,他没有专属办公空间,有时没位置还会被赶到会议室;访问时工程师称自己的老闆「修平」,甚至还出现意见不合的时刻,「说服」对方的场景就这幺在採访途中真实上演。

沈修平说,自己只「管理」公司文化。「我一直在 Push 的事情是,每个员工都能够找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做,不是一件证明他自己很重要的事情,而是证明他正在做的那件事情很重要」,「一个 engineer 最重要的就是眼光,能够自己判断重要性,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我在问问题,而不是提供 guideline:你要能说服我,为什幺你要这样做?为什幺这件事是有意义的?」

这种毫无拘束、员工与老闆平起平坐的环境,当然更考验个人能力,诞生 6 年仍只有 20 名成员,却是人人都有十足战力。PTT 上一篇关于 CloudMosa 的 徵才「推坑」文 ,「只雇年薪百万的人」在当下不景气氛围瀰漫中特别醒目,也足见他们对于品质的要求,即使有很强的技术头脑但若心态被动,无法独当一面,沈修平可也是裁员不手软。

「台湾不是没有软体人才,台湾需要的是软体公司成功案例」

谈到「究竟台湾缺不缺软体人才」的议题,沈修平直言,「台湾不是没有软体人才,台湾需要的是成功的软体公司案例」,既然寥寥可数,他就决定自己创造,「我在台湾常常捡到宝贝!在美国很难,因为环境好,厉害的工程师很容易找到地方发挥,台湾人才绝对非常充分。只要给他机会,台湾软体可以做得非常好。」

之所以回台打造 CloudMosa,就是要让台湾人才有好地方发挥实力,告诉全世界,台湾绝非软体绝缘地——台湾出得了世界级的软体公司。

建立在云端技术之上的浏览器,不是一个「sexy」的创业选项,也与市场主流 app 背道而驰,但其饱含核心技术却是台湾小岛最适合走向全球的题材,不仅获得使用者认证,投资人也信服,去年底 CloudMosa 募得超过 5 亿台币资金。

目前 Puffin Browser 最大的市场是欧美日等已开发国家,沈修平心中仍惦念最初的理想:解决数位贫富不均的问题,无论在哪种装置上,都能享有同样的上网体验。

这个任务,Google、Facebook 也积极进行中,散播 WiFi 到网路基础建设薄弱的国家。若老东家也开发了云端浏览器,CloudMosa 该怎幺抵御?

历经过 Google IPO、见识金钱如浪涛捲来的沈修平,成败对他来说已是另外一种境界。「如果有任何一家公司相信我们的做法,而且做得更好,真的打破 digital devide,这代表我们成功了。如果 Google、苹果、Facebook 都来做了,我当然开心得不得了。」

成功不必在我的姿态,坐在一旁的员工也笑了,正如张澍元引述 Google 共同创办人 Larry Page 所言,「如果你的格局够大,你很难彻底失败」。的确,无论这片云未来将长成多大,CloudMosa 已经证明,台湾的软体公司,确实能够在世界烙下印记。

 欢迎加入「Inside」Line 官方帐号,关注最新创业、科技、网路、工作讯息
20人台湾软体公司,在全世界烙下印记——专访CloudMos
20人台湾软体公司,在全世界烙下印记——专访CloudMos

相关推荐

热门文章

E-sports competition

05-22

汽车线上:部分欧日车厂宣布召回旗下车种进行检修

部分欧日车厂宣布召回旗下车种进行检修其中包含BMW及LANDROVER等高级品牌记者:Orson 2 ...

05-22

汽车线上:郭雪芙拿下年度代言 YAMAHA CUXi 11

郭雪芙拿下年度代言YAMAHA CUXi 115 上市记者:Max 2014-01-08为了不让车展 ...

05-22

汽车线上:都会小车也来跨界! AUDI A1 citycar

都会小车也来跨界! AUDI A1 citycarver欧洲发表记者:haya 2019-08-01 ...

05-22

汽车线上:都会用车免养车!Zipcar共享汽车于台北市正式上

都会用车免养车!Zipcar共享汽车于台北市正式上线记者:Alegna 2017-06-09全球最大 ...

05-22

汽车线上:都灵车展新车

都灵车展新车—DAEWOO Lanos记者:HAYABUSA 2000-06-15继现代(HYUND ...

05-22

汽车线上:都灵车展概念车

都灵车展概念车—FORD StreetKa记者:HAYABUSA 2000-06-20福特(FORD ...